1996年7月,王府井百貨首次走出北京,落地廣州東山口,自此廣州王府井百貨成為東山口的商業地標之一。2021年11月30日,承載一代人記憶的廣州王府井百貨閉店。

 

廣州王府井百貨在閉店公告中稱是由于“商場物業租賃合同到期”。而專家認為,有25年歷史的廣州王府井百貨閉店,更深層次的原因在于傳統百貨業態的趨勢性下滑和衰落。根據王府井集團財報,2011年之后,廣州王府井百貨的業績持續下滑,2020年受疫情影響出現虧損。12月2日,新京報記者致電王府井集團以獲取進一步信息,截至發稿電話未接通。


“情懷難抵業態老舊”成為許多老牌百貨沒落的因素之一。12月2日,北京財貿職業學院研究員、中國商業聯合會專家委員會委員賴陽與和君咨詢連鎖商業模式專家文志宏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均指出,傳統百貨企業需要進行根本性的轉型。


文志宏說,百貨業態也像人一樣有生命周期,電商的快速崛起和購物中心的快速發展,進一步加速了百貨業態往下走的趨勢!捌髽I需要重新做定位!辟囮栒J為,傳統百貨轉型應增加文化、休閑、娛樂、藝術、餐飲等內容,同時構建新奇、好玩的、樂趣的沉浸式體驗的場景。


25年老牌百貨店“倒下”

 

今年10月20日,廣州王府井百貨微信公眾號發布《感恩相伴25年,再見了,東山口》文章,宣布11月30日閉店后停止營業。


圖/廣州王府井百貨微信公眾號截圖


1996年7月5日,廣州王府井百貨開業,這是王府井集團走出北京在外埠所開設的首家門店!皬木┏沁h道而來的王府井,也給廣州老友們帶來了北京風味!睆V州王府井百貨在微信公眾號中介紹稱,其秉承“人文購物、人性服務”的品牌理念,探索不同品牌組合之間的化學反應,打造更多樣的購物場景,提供更加舒適的購物環境!跋喟槎遢d,而如今,由于商場物業租賃合同到期,11月30日,我們要和各位街坊們說再見了!


在北京財貿職業學院研究員、中國商業聯合會專家委員會委員賴陽看來,該店的關閉不僅對北京王府井影響很大,對廣東人也影響很大!霸诤芏鄰V東人心目中,這個店是他們過去多少年經常去的、很向往的一個百貨店!倍鴮嶋H上這一類百貨業態從過去的興旺,到現在消費者價值喪失,是一個必然的趨勢,相當多的百貨店需要做根本的轉變。賴陽稱,“在轉變遇到困難的時候,閉店止損可能是一種不得已的選擇,而這種選擇往往是從一線城市開始逐漸擴展的!


和君咨詢連鎖商業模式專家文志宏認為,廣州王府井百貨閉店意味著王府井方面在收縮傳統百貨業態,同時原有的選址和商圈已不利于傳統百貨店繼續經營,而更深層次的原因在于,傳統百貨業態的趨勢性下滑和衰落。

 

過去10年業績持續下滑

 

根據王府井集團財報,在過去10年里,廣州王府井百貨業績持續下滑。


財報數據顯示,2011年,廣州王府井百貨店凈利潤沖上3831.81萬元新高后,便開始不斷下滑。2013年,廣州王府井百貨店凈利潤下降至3062.93萬元,2014年大幅跳水至1671.64萬元,2015年降至1390.466萬元,2016年為862.64萬元,2017年為744.7萬元,2018年大幅下滑至177.79萬元,2019年為175.46萬元。2020年,在疫情大背景下,廣州王府井百貨店的業績走入下降通道,虧損達1513.4萬元。今年上半年,廣州王府井百貨有限責任公司凈利潤虧損433.5萬元。

 

此外,王府井集團近三年的凈利潤也處于下降趨勢。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至2020年,其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2.01億元、9.61億元、3.87億元,同比變化幅度為66.95%、-19.98%、-59.77%。

 

文志宏和賴陽同時指出,百貨店業績普遍持續下滑,大多數情況是一年不如一年。不過文志宏也提到,現在依然有發展不錯的百貨業市場空間存在,如走高端路線的SKP、專注三四線城市的百貨業等,“這些都屬于區域化的情況,沒法完全代表整個百貨業態,也無法阻擋傳統百貨業整體走下坡路的趨勢!


王府井稱改造版圖不止傳統百貨


目前王府井集團旗下的百貨業態進入密集調整期。公開數據顯示,傳統百貨業態在王府井集團的占比將近70%。近年來,王府井集團確立了新的發展戰略,購物中心、奧特萊斯成為發展重點,同時對百貨業態升級改造也成為集團一項重要工作內容。


王府井集團董事長杜寶祥此前曾提到,在對百貨業態的改造和升級過程中,不排除關閉部分業績差或發展趨勢不好的門店。從戰略上來看,廣州王府井百貨關閉也是王府井集團對百貨業態進行調整的必然選擇。


2019年4月,王府井集團旗下的長安商場啟動閉店升級,歷時8個月,于2019年12月27日重新開張。改造后的長安商場定位于為周邊社區居民提供多樣服務的“生活中心”,以“社區商業+奧萊商品”模式運營,社區服務功能占比達到46%。


2020年11月底,東安市場發布“暫停營業公告”,宣布進入升級改造期。東安市場此前曾有2021年暑期亮相的計劃,目前看來并未實現。


2020年,王府井集團還先后關閉了在烏魯木齊、南寧、福州的3家百貨店。


有消息稱,對北京市百貨大樓、雙安商場的升級改造已列入日程。此外,王府井集團對剛從首商股份接手的西單商場等項目的改造也在計劃中。杜寶祥曾對外表示,王府井版圖不止眼前的傳統項目改造,就北京市場而言,未來三年內,環球影城周邊或落地高端定位綜合體,同時北京市內免稅店也在規劃中,不排除落地環球度假區、王府井大街、北京口岸等區位。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6月王府井取得免稅品經營資質,此后王府井方面多次提到免稅品經營將成為公司主要業務之一,集團正全力構建“5+2”業務發展新格局,加快“有稅+免稅”的雙輪驅動,全面推進百貨、購物中心、奧特萊斯、超市、免稅5大業態協同發展。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王府井集團對傳統百貨的改造成果仍待考察。根據公開資料,2019年王府井集團投入上億元資金對長安商場進行購物中心化升級改造。王府井集團財報顯示,2020年,長安商場虧損2979.41萬元,2021年上半年繼續虧損720萬元。


老牌百貨集體進入調整期


事實上,近幾年來,大量老牌百貨進入調整期。除了王府井集團旗下的北京長安商場、東安市場之外,北京賽特購物中心、華聯商廈等多家商場也先后閉店改造。


2020年3月底,北京老牌高端商場賽特購物中心地下的賽特超市停止營業,賽特購物中心整體關閉,開始全面升級改造,并更名為“賽特·碧樂城”。目前暫無重開進展。


2021年3月底,北京翠微百貨公主墳店A座閉店,進入改造期。11月初完成改造重裝開業。


2021年9月30日,北京最后一家華聯商廈宣布閉店改造,凱德MALL·望京將收回華聯商廈1至3層的運營權。而在望京店閉店之前,先后有五道口華聯、阜成門華聯展開了改造,前者已經變身為WDK購物中心,由五道口購物中心運營,后者目前仍無重開消息。


在上海,2019年3月,上海南京路新世界城閉店改造,這也是其自1995年開業以來最大規模調整,改造歷時9個月完成。根據公開資料,改造完成的新世界城49%是百貨零售,23%是餐飲,28%為體驗消費。


在寧波,2021年10月,位于天一商圈有20年的新華聯商廈閉店。


目前大多數百貨店轉型都面臨較大挑戰。賴陽說,不少百貨店的運營都有KPI的考核機制,使得企業單店不敢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同時,企業現有的供應鏈資源限制了企業尋找更有價值資源入駐的能力。原先的供應鏈都是傳統業態,那些新奇好玩的品牌則并未接觸過。他提到,新項目入駐條件達成上有壓力。而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理念上的壓力,“整個運營團隊的傳統百貨思維理念很難轉變,突破自己、超越自己就有一定的難度!


傳統百貨業的未來出路究竟在哪兒?文志宏認為,傳統百貨想要繼續往前走,不僅需要企業重新審視定位、塑造自己,還要重新塑造商品結構以及顧客的服務體系!斑@種轉型就屬于‘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例如王府井百貨開始做免稅店,屬于跳出百貨業態,但還在零售業態里,并與百貨的商品結構背后邏輯有一點類似。


賴陽則認為,傳統百貨行業需要一個根本性的轉變,包括業態結構轉變,沉浸式場景的構建等。

 

新京報記者 張潔

編輯 王琳 校對 楊許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