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著臭,吃著香。螺螄粉近年來成為消費者的心頭好,不少人為之買單。但在市場火爆的同時,與之相關的食品安全風波也層出不窮。

日前有消費者稱其在食用好歡螺螺螄粉時吃到異物,疑似蟲卵。好歡螺方面接連發布兩份聲明,力證自己產品無問題,并稱這可能是“商業詆毀”。此事還在等待柳州市市場監管局送第三方檢驗機構進行檢驗的最終結果。

新京報記者還注意到,螺螄粉的食品安全一直被詬病,頭部品牌、小品牌此前也有過被通報不合格批次的經歷,比如螺狀元、螺霸王等。

于是,圍繞螺螄粉,“標準”一詞被不斷提及。作為螺螄粉產業興起之地的柳州,也在從標準制定等方面規范螺螄粉行業。專家指出,螺螄粉行業需要規范發展,任何企業都不得抱僥幸心理,食品安全是當下眾多網紅品牌面臨的最大挑戰。

蟲卵風波

近期有網絡用戶稱,食用好歡螺螺螄粉時疑似有蟲卵,該事件迅速登上熱搜,引發關注。

11月28日凌晨,好歡螺發布聲明,稱其有行業領先的現代化生產線及高溫消殺工藝流程 ,調料包中的螺螄粉湯料包、木耳黃花菜包、酸豆角蘿卜干包等包裝均經過了巴氏消毒滅菌處理,生產符合食品安全標準且經過權威認證。同時稱“事件發酵迅速超乎常態”,將核查,如幕后存在推動,將依法維權。

這一回應被網友認為是“甩鍋”。在好歡螺該條聲明下,有網友稱,“就算不排除是商業詆毀的可能性,難道你就一點都不考慮是你們食品安全環節出了問題嗎?出現問題從不審視自身,不禁讓人擔心假如真的是你生產線有問題怎么辦,反正只會一味地公告與我無關!

有食品專家稱,好歡螺事件的本質是異物,企業回應強調的消殺針對的是滅菌。高溫只能把菌殺死,但不是消滅物質,巴氏殺菌其實達不到滅菌效果。

11月28日晚間,好歡螺再次發布事件調查進度聲明稱,已對涉事批次產品進行全鏈條追溯,調取了該批次產品的生產過程記錄、出廠檢驗報告。好歡螺官方已與投訴顧客取得直接聯系,將配合監管部門調查取證,力求向公眾全面還原本次涉事產品的客觀真實情況。

此事也受到監管部門的關注。11月28日上午,柳州市市場監管局派出兩個執法檢查組,分別到被投訴人店面(柳州市城中區哈爾斯食品店)和好歡螺螺螄粉生產廠家(柳州市得華食品有限公司)開展調查核實。11月30日晚,柳州市市場監管局發布情況通報稱,暫未發現不符合生產環境條件及生產工藝要求的情況;生產廠家按照規定程序和要求對該批次產品進行了留樣,執法人員檢查留樣樣品未發現異常,依法現場抽樣送第三方檢驗機構進行檢驗。

資深消費品行業投資人吳曉鵬對新京報記者分析說,螺螄粉的原料中可能用到米粉、豆角、花生、木耳、蘿卜、筍以及湯料包等,配料眾多、供應鏈分散、代工現象常見。巴氏殺菌不可能殺死所有細菌,更不能去除任何異物,食品破損發霉、食材異物混入,都不可能用巴氏殺菌去除。


12月1日,新京報記者撥打好歡螺客服提供的該事件負責人電話進行采訪,但電話處于關機狀態。


螺螄粉的快速發展

螺螄粉出現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誕生伊始只是柳州街頭小攤上“現煮現賣”的小吃。2014年10月,柳州注冊了第一家預包裝螺螄粉企業,螺螄粉從此進入工業園流水線,開始了殺菌消毒、真空包裝的產業化運作。短短幾年時間,裝進包裝袋的螺螄粉受到了廣泛歡迎。2017年快遞寄遞量就超過了2000萬件、產值達到30億元。

作為螺螄粉的產業集中地,柳州市近年來在大力發展螺螄粉產業。根據廣西柳州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信息顯示,今年上半年,柳州螺螄粉全產業鏈實現銷售收入91.18億元,增長82.65%。

螺螄粉產業的發展,同樣體現在企業注冊量上。企查查數據顯示,全國范圍內現存超2.3萬家螺螄粉相關企業,其中廣西以6017家相關企業排名第一,廣東省、河南省分別以5694家和1461家位列二三名。從注冊量上看,2019年注冊量達4041家,同比增長21%;2020年注冊量為6769家,同比增長68%。2021年1-10月共新增8294家相關企業,同比增長58%。

吳曉鵬表示,夜經濟、一人食、小放縱、多場景,帶來了中國新型方便食品行業發展的巨大機遇,很多新銳企業過去兩年來發力市場營銷、渠道搭建等方面,其中螺螄粉以超過25倍的增速成為繼方便面之后第二大細分品類,相當亮眼。

不過,作為迅速發展起來的產業,螺螄粉市場的品牌固化尚未完成。目前市場上雖有李子柒、螺霸王、好歡螺等多個品牌,但都處于市場擴充階段。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螺螄粉這一品類已經受到了政策端的關注、資本端的追捧、產業端的力推,以及消費端的青睞,整體發展前景良好。但行業處于上升期這一節點,也導致了品牌還未固化,山寨較多也擾亂了行業秩序。

據《2021螺螄粉行業發展白皮書》顯示,近三年來,速食憑借方便快捷的特性,成為食品市場的消費熱門,尤其是2020年以來,速食消費人數呈現迅速增長。市場的迅速擴容刺激著螺螄粉品牌尋找自己的差異化優勢,目前螺螄粉品牌逐漸劃分出了“柳州正宗螺螄粉品牌”和“非柳州本土螺螄粉品牌”兩大陣營。

食安問題頻發

熱鬧背后,螺螄粉的食品安全問題不能忽視。

柳州當地消費者周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原本柳州螺螄粉只是通過連鎖餐飲店形式發展,有了方便包裝以后,趁著網購和直播飛一樣地發展。螺螄粉品牌由原來的十幾個變成現在的幾百個,其中不乏有一些山寨產品。

周先生稱,“包裝螺螄粉行業水比較深,也比較亂,可以說一直沒有標準規范,里面的小料和粉的生產條件要求是什么也沒有很清晰。很多小品牌或者山寨品牌還是和以前一樣一口大缸曬酸筍,太陽蒼蠅亂飛那種情況也不少!

事實上,螺螄粉行業雖然發展迅猛,但食品安全問題一直被詬病。2017年5月,原柳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通報的食品安全抽檢信息顯示,有12批次產品不合格,其中11批次是螺螄粉。2019年9月,廣西市場監督管理局通報的第96期食品安全抽檢信息中,有不合格樣品18批次,其中6批次為柳州生產的螺螄粉,存在菌落總數超標等問題。

除了小品牌,螺螄粉行業的頭部品牌也曾被通報不合格。2020年8月,柳州市市場監管局通報標稱廣西螺狀元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螺狀元螺螄粉(2020年6月9日生產),霉菌超標。2021年7月,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抽檢信息顯示,標稱廣西螺霸王食品有限公司2021年1月31日生產的螺霸王柳州螺螄粉(香螺濃湯味),水分不合格。

吳曉鵬認為,部分細分行業的過快增速帶來了管理浮躁,新晉網紅與資本寵兒明顯對食品安全缺乏敬畏,導致“翻車”事故頻發。不論是內源異物還是外源異物,都是食品加工的首要安全問題。作為食品制造企業,公司必須要在生產線人員、設備工具、原料輔料、包裝物料、加工搬運、環境控制、檢驗檢測等多環節中,建立起萬無一失的生產流程和管理體系。食品安全既需要經驗積累,也需要專業技術,絕不能重營銷、輕生產,重資本變現、輕食品安全。

事實上,柳州市市場監管局也在不斷強化螺螄粉產業標準性。今年10月27日,廣西市場監管局批準同意在柳州市成立廣西柳州螺螄粉產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與中國標準化研究院合作完成了《柳州螺螄粉全產業鏈標準體系》的編制,并新增《酸筍加工技術規程》等7項廣西地方標準立項。

新京報記者 王子揚 

編輯 祝鳳嵐 校對 楊許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