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根生,對于很多人而言,這是一個聽起來有些耳熟卻又有些生疏的名字。在2021年即將過去之際,他選擇徹底退出蒙牛,消息甫出,便點燃輿論。


截至12月2日午間,熱搜話題#蒙牛創始人牛根生退出蒙牛#閱讀次數達1.3億。


官方信息顯示,牛根生本次離職是因為退休,此后,他計劃將更多時間投入慈善工作。


乳業專家宋亮認為,牛根生的退出是一次完美的“謝幕”。他告訴記者,“對于牛根生來說,作為蒙牛的創始人,他對蒙牛的發展起到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同時也推動了中國整個乳業格局偏向于國產!


41歲創立蒙牛,從一間53平米的出租屋起步


公開資料顯示,牛根生1958年出生在中國北部內蒙古大草原的一個小村莊,因為家境貧困,出生不到一個月就賣給一戶姓牛的人家栽根立后,所以取名“根生”。


據說當年他從鄉下被賣到城里僅值50元錢。


牛根生最早出現在資本市場時,是以伊利副總經理的身份。


在伊利1996年3月1日披露的上市公告書里,那時的牛根生只有37歲,大專學歷,經濟師。1984年至1992年,他歷任呼市回民奶食品加工廠乳品車間主任、冷飲分廠廠長、呼市回民奶食品總廠副廠長。1993年起,任伊利股份副總經理兼伊利冷凍食品公司經理。


1998年,牛根生離開了伊利,關于離開原因,坊間最多的猜測是“功高震主”,甚至有一份流傳頗廣的辭職信,以牛根生的口吻寫著:“我曾多次直接或間接地詢問過鄭總,是否對我有意見或要求?能不能指出并批評,以便我改正,但是鄭總對我和別人都表示,沒有什么意見,只是覺得我說話太隨便,有時不注意場合,再者就是曾經把功勞都記在了自己的賬上,只提過五關,不提走麥城!


關于種種猜測,牛根生當時未曾正面回應,1999年,他創立了蒙牛。


當時,牛根生帶領幾個人在呼和浩特租下一間53平米的民房打出“蒙!钡恼信,出租屋里有“六張桌子、一張單人床、一張沙發、一個茶幾,都是從自己和朋友家里搬來的”,在“一無工廠、二無奶源、三無市場”的困境下開拓進取。


成立之初,蒙牛在全國乳業排名中位列第1116,經歷快速發展后于2001年排名進入全國前五。


2004年,蒙牛順利在港上市,現如今,蒙牛在國內建立了41座生產基地,在新西蘭、印度尼西亞、澳大利亞建有海外生產基地,全球工廠總數達68座,年產能合計逾1000萬噸。2020年,蒙牛營業收入約760億元,凈利潤約35億元。


營銷大師牛根生


作為一個成功的民營企業家,牛根生對外界輸出過很多經典觀點。


蒙牛乳業2010年發布的一篇文章顯示,牛根生認為,做企業就得講究營銷,講究策略。在企業發展的過程中,蒙?偸歉鷩颐褡宓拇笫、地區的大事非常巧妙地結合在一起。最早是在北京申奧的時候,蒙牛承諾,如果北京申奧成功,蒙牛每賣出一件產品就拿出一厘錢捐助奧運會,在外界看來,這筆錢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是攤到了每個產品的銷售額里面是很少的。用牛根生的話說,就和消費者形成了一個非常好的互動關系。此后,在一系列民族大事件中,蒙?偸窃谇‘數臅r候以恰當的方式出現在公眾視野。在牛根生看來,這不是在營銷產品,而是在營銷企業的品牌。后來,“每天一斤奶,強壯中國人”的蒙牛廣告語人盡皆知。


有自媒體人士表示:“有一次聽蒙牛老總牛根生的演講,15分鐘講了蒙牛的規劃,剩下30分鐘就教你怎么喝牛奶,聽他講完后,你感覺今天不喝牛奶,腿馬上就會癱瘓,牛根生走到世界各地,各種場合,都是講怎么喝牛奶。凡是聽到他講話的人,回家就想喝牛奶!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引起軒然大波,蒙牛也牽涉其中,陷入危機,牛根生的一系列操作則被稱為公關典范。


根據當時的報道,自從2008年9月11日得知三鹿出事的那一刻,牛根生立刻意識到,由于蒙牛是在全國各地收奶,賣給三鹿的“毒奶”同樣有可能混入蒙牛的奶源。


牛根生緊急召開蒙牛高層會議。會議的首要內容是研究如何對消費者賠償和退換貨,其次是如何穩定內部軍心,并給廣大消費者一個說法。會議上,牛根生把“此事對蒙牛的傷害”提升至“生死”高度——“寧可轟轟烈烈地死掉,也不能猥猥瑣瑣地活著!甭牭竭@句話,據說一些高管激動得潸然淚下。


“蒙牛決定,只要是因為等待檢測而變質的奶都先收再倒,收奶款按照平常價照付,一周間,蒙牛倒奶足有2萬多噸,直接、間接為奶農承擔的損失接近1億元!


2008年9月18日,一篇題目為《在責任面前,我們惟一的選擇就是負起完全的責任》出現在牛根生的個人博客里,他說,“不知道”這三個字絕對不能成為自我開脫的理由,因為無知本身就是一種犯罪!如果這件事情處理得不好,我這個董事長將引咎辭職。


乳業專家宋亮曾與牛根生有過接觸,據他描述:“?偨o人的感覺文化層次不高,江湖氣很重,很接地氣,講話很干練;?傋鍪聢绦辛Ψ浅,高效、果斷、不猶豫;?偡浅I朴诶觅Y本的力量,喜歡廣交朋友,廣泛聽取大家的意見!


乳業江湖少了牛根生,蒙牛如何再現火箭的速度


雖然是在今年12月1日辭去在蒙牛的最后一份職務,但是,對很多蒙牛人而言,牛根生其實已經退居二線很久了。


蒙牛2011年年報顯示,“牛根生已經辭任董事會主席職務,自2011年6月10日生效!


彼時,牛根生已經從內蒙古大學畢業,取得了行政管理學位,并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取得企業管理碩士學位。


2016年9月,蒙牛管理層也再次發生變動,牛根生出現在戰略及發展委員會名單中。不過,其更多地被認為在扮演戰略顧問的角色。


牛根生退休后,對外稱計劃將更多時間投入慈善工作。事實上,牛根生在2007年便入選我國民政部指導發布的“中國十大慈善家”榜單,并在2007年胡潤十大慈善榜中排名第三。


內蒙古老牛慈善基金會(簡稱“老;饡保┦怯膳8鷶y家人將其持有蒙牛乳業的全部股份及大部分紅利捐出,于2004年底成立的從事公益慈善活動的基金會。


截至2020年底,老;饡塾嬇c184家機構和組織合作,開展了267個公益慈善項目,遍及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特別行政區)及美國、加拿大、法國、意大利、丹麥、尼泊爾、非洲等地,公益支出總額15.65億元。


老;饡倬W顯示,牛根生自2006-2009年陸續辭去蒙牛集團總裁、董事長,從企業家轉為慈善家;在其影響下,家族成員全部投身公益慈善事業;其子女發起成立“老牛兄妹公益基金會”,進一步擴展家族慈善事業;牛氏家族被評為“中國戰略慈善典范”,其子牛犇被評為“家族慈善新生代十杰”,老;饡辉u為“家族慈善基金會十強”。在慈善之外,牛根生以投資人的身份在多個領域都有布局,比如零售、教育等。


而反觀蒙牛乳業,近年來其業績與伊利差距明顯;2020年,蒙牛的業績更是出現了倒退。


昔日執蒙牛牛耳者徹底退出,乳業雙雄的逐鹿仍在繼續,業績不振的蒙牛如何再現火箭的速度?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閻俠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楊許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