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19日,年內最后一場A級車展——第十九屆廣州國際汽車展覽會(以下簡稱“2021廣州車展”)正式開幕。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梳理發現,本屆車展展出規模達22萬平方米,展車總數為1020輛。新能源汽車仍是一大亮點,共展出241輛,占比超23%,創歷史新高。包括ARCFOX極狐、嵐圖、智己、極氪、沙龍、阿維塔在內的多家自主高端純電品牌的登陸;與此同時,在汽車電動化、智能化加速發展下,傳統車企加速反擊,奔馳、寶馬、奧迪等傳統豪華品牌深度擁抱電動化,長安、東風、長城等頭部自主品牌在推出專注于智電車賽道的子品牌后,意欲在新時代有更多作為,而小鵬、威馬等新勢力也紛紛推出新品同臺競技。

 

不過,新面孔熱熱鬧鬧,缺席者也有不少。上汽通用五菱和特斯拉雙雙“任性”缺席車展,恒大汽車、海馬汽車、華晨汽車等其他6個品牌都因各自原因也未參展。

 

傳統車企集團加碼新能源

 

過去兩年的車展,國內汽車行業和消費者的目光都聚焦在新勢力造車上,“蔚小理”、二線造車新勢力等新車型或更高級別的自動駕駛等技術層出不窮,相比之下,傳統車企的產品力不如新入局的“后浪”們,電動化、智能化方面的布局較為緩慢。

 

然而,相比于上海車展和成都車展,廣州車展局勢開始發生變化,BBA、比亞迪、長城等傳統車企開始發力,與此同時,合資跟海外車企也亮出了看點十足的新車型,反而新勢力們僅推出了幾輛新車撐車展場面。

 

在本屆廣州車展上,包括奔馳、寶馬、奧迪、凱迪拉克等豪華品牌均帶來了純電車型,展現電氣化轉型新成果。

 

其中,寶馬集團帶來BMW iX、i4等純電車型,創新BMW iX、全新BMW 2系雙門轎跑車也迎來中國上市。奧迪則攜Q5 e-tron、Q4 e-tron兩款MEB純電平臺新車參展,分屬上汽大眾奧迪和一汽-大眾奧迪的兩款新車,或將為奧迪打開50萬元以內的中高端純電SUV市場。

 

相比兩位對手,梅賽德斯-奔馳在廣州車展帶來2款上市新車——全新EQA純電SUV及全新EQB純電SUV。奔馳官方介紹,上述2款新車是一對滿足年輕一代純電豪華出行需要的產品組合,將填補豪華新世代電動車市場的空白。

 

面對電動化浪潮,發力的不僅有BBA等豪華車品牌,大眾、豐田、本田等主流合資品牌也紛紛亮出旗下全新電動產品。

 

此前,豐田一直布局混動技術,對純電方向并不“感冒”,但在本屆廣州車展上,豐田帶來了bZ4X,這也是首款真正掛著豐田標志的純電動車型。此前與豐田幾乎同樣態度的本田曾于今年10月發布了全新純電動車品牌“e:N”,在此次車展上,廣汽本田e:NP1和東風本田e:NS1亮相。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除電動化外,新車的智能化也成為本次車展車企比拼的焦點。

 

如長城汽車旗下新品牌沙龍汽車計劃在廣州車展展出的首款車型宣稱將搭載4顆激光雷達,且是全球唯一的激光全視角覆蓋車型。

 

在智能化方面高調官宣的還有威馬M7。根據官方透露的信息,新車配備3顆激光雷達,4顆Orin-X頂級自動駕駛芯片,算力達到了1016Tops,可以實現全速域的L3級別自動駕駛,特定場景L4級別自動駕駛,并且新車支持5G互聯。

 

上汽通用汽車引入Ultium奧特能電動車平臺的首款車型——凱迪拉克純電SUVLYRIQ國產版也在車展亮相。官方介紹,新車搭載全新一代Super Cruise超級輔助駕駛系統、無線電池管理技術(wBMS)和支持電池在全生命周期內的快充,在電動化層面實現了技術創新。

 

對于越來越多的新車在智能化領域大做文章,有分析人士指出,大部分新能源汽車均有搭載智能化硬件和相關功能,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快速增長,反映出中國消費者對智能化產品的接受度日益提高,而智能化的應用程度也將會對車企未來的發展產生深遠影響。

 

上汽通用五菱、特斯拉任性不參展

 

新面孔熱熱鬧鬧,但缺席者也不少。

 

記者初步梳理發現,上汽通用五菱、特斯拉、恒大汽車、馬自達、海馬、星途、DS、東風風神等8個品牌均缺席了廣州車展。不過,上述品牌缺席的原因卻不盡相同。

 

上汽通用五菱與特斯拉的缺席雖令人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有網友調侃,“學霸偶爾棄考,也不影響它是學霸!

 

就在廣州車展舉辦的前一天,11月18日,上汽通用五菱宣布第2500萬輛整車隆重下線,上汽通用五菱由此成為我國首個累計產銷量達2500萬輛的民族品牌單一車企。

 

今年10月,其旗下五菱宏光MINIEV車型月銷量達47834輛,同比增長131.9%,連續14個月摘得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榜冠軍,再度延續了車型的“霸榜”紀錄。

 

若按上述數據計算,今年10月,“小神車”平均每天能賣出1543輛,每小時賣出64輛,每分鐘都在賣出1輛。而今年1月、4月、7月、8月,五菱宏光MINIEV更是四次成為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冠軍。

 

若其他品牌缺席廣州車展還略顯落寞,那么五菱宏光MINIEV感受到的或許只有“無敵的寂寞”。

 

另一名“學霸”特斯拉缺席的原因或許與上汽通用五菱類似。

 

數據顯示,今年10月,特斯拉中國交出批發量54391輛的成績單,繼9月56006輛的成績后連續兩個月超過5萬輛。此前曾有消息稱,“隨著特斯拉全球銷量不斷攀升,上海特斯拉超級工廠已經不能滿足來自全球的訂單了,特斯拉將在中國建立第二座超級工廠!憋@然,無論是否參加廣州車展,特斯拉都不愁賣。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特斯拉今年4月參加上海車展時曾遭遇車頂維權事件,為品牌形象蒙上一層陰影。此后,特斯拉連續缺席成都車展與廣州車展。

 

除了上述兩名有任性資格的選手外,其他缺席車展的車企大多各有各的無奈。

 

以恒大汽車為例,恒大旗下兩款車型本月已申報,均為恒馳品牌的純電動乘用車,這也意味著恒馳獲得了“準生證”。根據恒大此前公布信息,2019年至2021年的三年間,恒大造車預計投入近300億元。

 

但恒大汽車2021年半年報顯示,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收69.2億元,同比增長53.5%,歸母凈利潤虧損47.86億元。不斷燒錢的恒大即使想參加車展或許也有心無力。

 

虧損的海馬汽車也正在忙著自救。今年前三季度,海馬汽車的凈虧損已經達到1.710億元。

 

海馬汽車11月17日公告顯示,全資子公司將出售鄭州蘭馬實業有限公司,轉讓價格為4.72億元加標的股權過渡期損益;公司還會出售金盤實業100%股權轉讓給海馬產業園建設,轉讓價格為3.16億元加標的股權過渡期損益。上述兩項資產均處于虧損狀態。

 

而華晨汽車則忙著破產重組,期間風波不斷。11月2日,上交所還對華晨汽車予以通報批評,原因是華晨汽車間接控股金杯汽車,但華晨汽車未按承諾及時解除金杯汽車的對外擔保,最終金杯汽車承擔擔保責任并遭受損失,影響投資者合理預期。

 

部分品牌的缺席雖讓廣州車展少了幾分看點,但也體現出,消費升級的當下,車市洗牌的速度將再次加快,產品品質以及研發的實力是品牌在車市發展的重要根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林子 張冰 編輯 宋鈺婷 校對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