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麗市原副市長戴榮里。受訪者供圖。


近期,疫情之下的云南省德宏州瑞麗市備受關注。


10月28日,瑞麗市原副市長戴榮里在個人微信公眾號上發布《瑞麗需要祖國的關愛》一文,呼吁全國人民關注瑞麗的情況,此文引發網友熱評。目前該文在其公眾號閱讀量已經二十萬+了。公開信息顯示,戴榮里于2018年掛職云南德宏州瑞麗市委常委、瑞麗市人民政府副市長,現已離任。


有曾在瑞麗從事過疫情防控的人員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瑞麗有著長而復雜的邊境線,當地許多居民從事玉石貿易等進出口生意,疫情來襲后,生意受到影響,同時當地市場也采取限流措施,多方因素之下,對百姓生活影響較大。這一說法與戴榮里在文章中的說法基本吻合。


當日,瑞麗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楊曉梅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瑞麗是一個邊貿城市,商業的確受到沖擊,但是現在當地疫情防控正在有序展開,生活安定。


10月28日晚間,戴榮里接受了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采訪,戴榮里表示,此前曾在瑞麗掛職工作一年,雖然離任但也經常收到當地百姓的信息,感同身受才寫的這篇文章,并對文章內容負責。


以下為采訪實錄:


新京報貝殼財經:近期,因為疫情防控,邊境小城瑞麗備受關注,也頻頻上熱搜。你今天寫《瑞麗需要祖國的關愛》這樣一篇文章是看了此前的“求助”熱搜消息有感而寫嗎?


戴榮里:不是的。實際上,我并沒有看到所謂“求助”等熱門消息,我是寫完此文后,不少朋友提醒我,才看相關消息。


新京報貝殼財經:那么,為什么會寫這樣一篇文章?


戴榮里:我在那里曾掛職工作過一年。雖然已經回北京了,但是,經常收到當地百姓有關抗疫的信息,感同身受才寫的這篇文章。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是什么時候到瑞麗掛職的?又是什么時候回京的?


戴榮里:我2018年1月開始在瑞麗掛職工作,2019年初回到北京,在瑞麗工作了整整一年。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有沒有預料到這篇文章會突然火起來?為什么?


戴榮里:完全沒有想到啊。我其實只是隨手寫了一篇文章發表到公眾號,我幾乎每天都會寫文章,作為一個寫作者,堅持寫作是本分。我并沒想以此做由頭,后被其他媒體用“原副市長”做標題,從而引起熱議。這或許是媒體為博取讀者眼球吧!回京后我從不以掛職職務做噱頭,一些人如此炒作,實在沒有必要。他們認為此文豪情萬丈,實際上我就是很平淡地敘述。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原副市長”的身份確實更引起關注。


戴榮里:文章和(我是不是)市長沒有關系,我的公眾號如實反映了瑞麗的狀況。別人穿靴戴帽,與我沒有關系。


新京報貝殼財經:這應該是你公眾號目前閱讀量最高的一篇文章,已經二十萬+了。這是否引起了當地政府的重視?你的電話一直占線,今天是不是你近期最忙的一天?


戴榮里:是的!不過,當地政府抗疫做了很多努力。今天社會各界的很多人打電話給我,僅媒體就有三十多家,我幾乎都沒接。您是我第二個接電話的(媒體),明天或許會接待一些媒體。


新京報貝殼財經:文章所反映的一些情況和建議,引發了網友熱議,包括回國自首人員的情況等,今晚,當地官方也有新的說法。


戴榮里:這些我以官方報道的為準。我確信自己沒有亂說,只是如實地反映一些現場情況而已。瑞麗本地具體的事情,請根據當地官方的通報來看。我本身知道的,文章里有所體現,如果與事實有出入,以官方報道為準。具體的看法,我都寫在文章里了,文責自負。我是一位寫作者,每天都會發公眾號,沒有什么別的企圖。如果哪些方面言語有失精準,我會負責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有沒有關注到網友的呼聲?對瑞麗市如何兼顧疫情防控和民生發展有何建議?


戴榮里:這些建議我在文章里陳述了,都寫在文章當中了。當然,我的建議也不一定準確。后期我還會繼續關注瑞麗的情況予以相關描述。謝謝您的采訪!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編輯 徐超 校對 楊許麗


附:戴榮里《瑞麗需要祖國的關愛》原文:


您聽過《有一個美麗的地方》這支優美的歌曲嗎?這是著名音樂家楊非所寫的。歌詞描摹了動人的邊疆小城的美景,委婉動人的曲調令人心醉,您知道歌曲描述的那個小城是哪里嗎?


您到過一寨兩國嗎,這處美景,有可以在兩國間飛蕩的秋千,有陳毅先生書寫的詩歌,也有異國寨子里到中國學校讀書的兒童,還有脖頸上掛滿項圈的少數民族婦女……您知道那個寨子屬于哪個城市嗎?


您知道獨樹成林的美景嗎?它像一個撐開的大傘 ,遮蔽著陽光的投射。樹影布開的面積,超越了您的想象。每個村寨的村頭,會有一棵碩大的榕樹,村民與自然和諧相生,您知道這種美景會坐落在哪個城市?


有一個森林深處的瀑布好像自天而降,濕滑的道路旁,流瀉著轟鳴的山溪水。樹林里生長著各種珍稀動植物。蝴蝶會停在您的手心里不會飛走,孔雀在聽您召喚它的聲音,幾摟粗的大樹,您可能叫不上它的名字,這個被稱為動植物王國的大森林啊,您知道它屬于那個城市嗎?


曾幾何時,它作為抗日的戰場,吸引了眾多抗日的力量。遠洋機工、抗日遠征軍——這個英雄的城市!曾為共和國的成立做出了巨大貢獻。您知道這個城市現在還保留著這一段壯美的歷史嗎?


這座城市,它曾作為歷史的見證者,記憶了中緬友誼的開端和兩國人民世代友好的細節;改革開放后,這個城市品嘗到中緬友誼結出的碩果。有全國最大的翡翠市場,從事寶玉經營的商人,有人一年可獲利千萬元。清晨和傍晚,時有慶賀的炮竹聲響起,那是賭石者又碰到了欣喜。您知道這個城市的名字嗎?


如果在大街上行走,您不僅可以看到傣族、景頗族、德昂族、傈僳族群眾,還可以看到遠從緬甸首都而來的羅興亞人等其他民族的群眾。這個城市近年來快速的經濟發展,曾吸引眾多外國人和內陸省份的人來淘金,國內以浙江、福建、湖南、河南人居多。您知道這個城市的文化具有多么強大的包容性嗎?


這個城市有手抓飯,有粑粑包,有小鍋米酒,有酸酸的檸檬,甜甜的百香果,有腰桿挺直起來兩米多高的香稻,有大榕樹下的小酒店,有傣族村莊里供行人解渴的水缸,有吹葫蘆絲的少數民族兄弟,優美的孔雀舞,傳統的絲織品……還有閑散漫步的小花狗,湖心落滿白鷺的弄莫湖……您知道這個城市還有多少美景嗎?


倘若您去過這個城市,這個城市的一切,會給您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如果我說這是一個靈動的城市,天堂一般美麗的所在,如今卻成為一個讓生活在其中的生命感到恐懼,讓外地的羨慕者牽掛,讓所有喜歡這個城市、熱愛這個城市的人揪心的城市,您相信嗎?


一座曾經美麗優雅的城市,一座令人向往的怡人之地,一座具有少數民族風情歷史的文化之城,一座擁有巨大貿易量的邊疆小城,一座扼守著國門而讓中緬人民感到歡欣鼓舞的小城,頃刻間就定格成一座沉默、幽咽的城市。


疫情,無情地劫掠著這個城市,一遍又一遍,榨干了城市的最后一絲生機,吞噬著無數人剛剛燃起的希望。讓很多人在希望中等待,又在等待中感受著無盡的折磨和煎熬。無情的病毒,一次次襲來,五次封城,已經讓這個城市自然與人文、歷史和現實、邊疆和內地、中國和緬甸,發生了無數的錯位。一次封城,就有一次嚴重的情感和物質的失去,一次抗疫經歷,就有一次怨氣層層的疊加。公務人員習慣了長期的邊疆線上的堅守,也在這種勞累中經受了更加嚴酷的一輪又一輪磨難;老百姓也在一次次的折磨里耗盡了維持生活的所需,當又一次疫情來臨時,這個城市的百姓,終于再一次無奈地成為被動生活的接受者,缺少了歌聲,缺少了希望,缺少了維持生計的經營延續。盡管政府部門做了千方百計的努力,但對于一個城市而言,極度的折磨,即使是內陸城市也勉為其難。瑞麗曾是一個藏富于民的城市,政府的公共財政,缺少雄厚的經濟基礎,綿長的邊境線防護,一輪又一輪的疫情支出,已經讓這個城市不堪重負。盡管幾次疫情都會有盡心盡職的干部被免職處理,但平心而論,捉襟見肘的財政和人困馬乏的折騰以及承擔的艱巨的國門防護責任,讓這個小城無法再承受其重。于是,百姓的抱怨,隨時而起;政府的謹慎,越加小心,惡夢和虛幻此起彼伏,這個小城,正承受著千載難遇的大劫難。


讓一個小城在承受更多責任的同時,應該給這個小城更多到位的關心。既然小城承擔了國門的防控責任,祖國母親這時候就要伸出有力的大手,護衛一下這個飽受折磨的孩子。


鐵絲網擋不住求生的欲望,到位的防護才是救濟之本。疫情無國界,這個小城,需要國家換防強有力的軍隊支持,一可讓當地公務人員得以喘息,再可預防個別當地防護人員的欲望窗口;長期的封城,形成了這個城市發展的死結;謴蜕a和必要的經營顯得十分急切。政府應該總結經驗教訓,兼顧大局和局部、民生和管控的各個側面,綜合考慮治理方案。求生重在自救,恢復生產和貿易是十分必要的,在保護措施相對嚴密或者可控的情況下,適度開放一些經營場所是必要的;國家應該給予瑞麗大量的財物支持,大量公益組織,也應該在這時伸出有力的援手;回國自首者,則應該設立獨立的識別區和防護區,不應引發這個城市更多的社會動蕩;大批醫務人員和心理疏導人員應該輸送到這個城市的各個環節里去。


請救救這個英雄的城市吧!請關注這個美麗的邊陲小城!請給這個城市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吧。!未來的疫情誰都無法預料,要讓那些適齡兒童有學可上,讓情竇初開的男女擁有愛情,讓每一個想擁抱大自然的百姓有一次與飛鳥對話的機會,讓小城再恢復昔日的生機與可愛......這需要全國人民施出援手啊,也需要小城人們開動腦筋、行動起來。


期待當您再談起這個美麗的城市,不再揪心,我真期望啊——瑞麗的瑞麗!


(2021年10月28日星期四寫于翠城游燕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