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乳業10月21日宣布擬以6.12億元的價格,從青海小西牛生物乳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小西牛乳業”)8名股東手中收購該公司60%的股權,完善在西部的奶源、產能、市場布局。


而就在不久前,新希望乳業提出夏進乳業五年戰略規劃,同樣謀求西北地區奶源和乳品市場。從低溫策略、三年戰略目標及區域規劃布局來看,兩大鮮奶巨頭或在西北市場迎來正面競爭。


光明乳業擬收購小西牛60%股權


資產評估報告資料顯示,小西牛乳業成立于2002年9月,是青海省大型乳制品加工生產企業之一,有常溫產線8條,產能利用率50%;低溫產線14條,產能利用率僅為26%。旗下擁有青海老酸奶、托倫寶、藏之寶、雪域圣純、小西牛等8大品牌、45個單品。


2019年、2020年、2021年1-4月,小西牛乳業營收分別為4.16億元、5.75億元、2.4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4907.83萬元、6974.96萬元、2559.99萬元。截至2021年4月30日,小西牛乳業全部權益評估值為10.37億元,增值率約217.18%,交易價格對應的60%股權平均溢價率約為211.9%。


2014年1月,天圖投資曾出資4500萬元認繳小西牛乳業450萬股,持股比例10.71%。目前,小西牛乳業共擁有湖州福昕商務合伙企業、湖州啟瑞商務合伙企業、謝先興、王惠娟、馮濤、上海杉藍投資管理中心、青海寧達創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等9名股東。本次收購完成后,光明乳業將成為小西牛乳業控股股東,創始股東、原實際控制人王維生控制的湖州啟瑞商務合伙企業繼續持有40%股權。


未來3年,小西牛乳業將保持獨立運營,創始股東承諾2022年-2024年實現扣非后凈利潤分別不低于8456萬元、9597萬元、10893萬元,如實際業績低于承諾則進行現金補償。光明乳業將通過搭建有效治理結構的方式對小西牛公司實施管理,同時推動生產、市場、渠道等條線的業務協同落地。如小西牛乳業2022年扣非凈利潤低于4228萬元且2023年扣非凈利潤低于4799萬元,光明乳業有權重新任命小西牛管理層。業績承諾期滿后,光明乳業對小西牛乳業剩余40%股權擁有購買選擇權。


光明乳業表示,本次收購完成后有利于完善公司在西部的奶源、產能、市場布局,提升優質奶源自給能力和產能。同時,此次收購也面臨商譽減值、經營團隊不穩定等風險。光明乳業稱,小西牛所在當地市場競爭激烈,對維持高利潤率帶來一定挑戰,這些潛在因素可能會使小西牛實際業績與預期產生偏離。小西牛創始股東將在本次股轉完成后將其持有的40%股權質押給光明乳業,作為對業績補償承諾的增信。


兩大鮮奶巨頭搶奪西北市場


同樣加碼西部地區奶源與市場布局的,還有新希望乳業。光明乳業入主小西牛后,雙方或在西北市場迎來正面競爭。


根據資產評估報告資料,小西牛乳業在青海西寧市區向大型超市、終端門店、酒店、學校及企事業單位直銷;在青海省內其他區域采取代理商銷售模式;從2014年下半年起啟動在青海省外市場銷售,目前已覆蓋北京、上海、天津、陜西、甘肅等17個省份的中心城市。


2020年5月,新希望乳業收購寧夏美寰乳業100%股權,將夏進牛奶納入麾下。2021年9月,新希望乳業公布夏進乳業五年戰略規劃,擬將“夏進”打造為寧夏牛奶地理標志,達成“銷售收入漲1倍、低溫產品漲2倍、奶牛存欄量漲3倍”的戰略目標。新希望乳業也將在寧夏市場輻射帶動下,在陜西、甘肅創造增長機會,進而在全國區域挖掘更多機會增長市場。

 

除西部地區戰略幾乎同步提出并進行外,光明乳業與新希望乳業在“新鮮”乳品策略及三年業績規劃方面也高度重合。


今年5月,新希望乳業發布2021-2025年戰略規劃,提出“三年倍增、五年進入全球乳業領先行列”的戰略目標。未來新希望乳業在品類策略上將以“鮮”為核心拓展賽道。新希望乳業曾在今年4月接待投資者調研時稱,將努力推動內生增長,并探索合適的并購機會。


而早在2016年,光明乳業就確立了與新希望乳業類似的“領鮮戰略”,主打“光明優倍”系列鮮奶等產品。2021年3月,光明乳業發布“2021-2025年戰略規劃”,提出優化牧場、工廠、物流的全國性布局等目標,與新希望乳業五年戰略規劃內容有諸多相似之處。


從體量和主要城市的鮮奶產品鋪貨率來看,新希望乳業較光明乳業尚存在差距。2020年財報顯示,光明乳業營業總收入為252.23億元,同比增長11.79%;凈利潤為6.08億元,同比增長21.91%,業績規模約是新希望乳業的三四倍。不過,新希望乳業也在發力。根據投資者調研信息,2020年,新希望乳業華東市場區域增速約為20%,在華東區域市占率有所提升,并對光明乳業“大本營”上海市場立定了較高的增速目標。


眼下對光明乳業和新希望乳業來說,想要順利拿下西北市場并不容易。乳業專家宋亮表示,伊利、蒙牛在西北地區占據主要市場份額,在兩大巨頭帶動下,西北市場以常溫白奶、乳飲料和低溫酸奶產品消費為主,低溫鮮奶沒有優勢,且西北地區冷鏈體系并不發達。除兩大巨頭外,西北地區還有銀橋乳業、莊園牧場、金河科技、中墾乳業等競爭對手。


相比突圍西北低溫奶市場,奶源布局對于擴張期的光明乳業和新希望乳業來說或許更為重要。2020年,光明乳業萬頭奶牛養殖全產業鏈項目在寧夏中衛開工,補充光明乳業中西部工廠奶源供應及全國鮮奶戰略布局實施。


新希望乳業方面也向新京報記者證實,其華北地區奶源主要來自剛剛入股的澳亞牧場,華中、華東地區奶源主要由現代牧業供給,西南地區奶源除自建牧場外,有一部分取自夏進乳業,這些奶源可根據不同區域市場需求靈活調配。


新京報記者 郭鐵

編輯 李嚴 校對 趙琳

特级少妇A片在线观看
  • <nav id="kqsm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