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遞交上市招股書后不足4個月,慕思床墊攤上了大事。


一位連續代理慕思13年的經銷商日前實名舉報慕思涉嫌偷稅,并爆料其壓貨款逼開新店、IPO數據造假等。該實名舉報人10月20日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文章發布后慕思也曾聯系過自己,他希望慕思歸還惡意罰款,但至今未達成共識。


10月21日晚間,慕思方面相關工作人員稱公司已內部溝通,“網絡上有些內容不太真實,公司還在核實,稍后會給出書面回復或有專人專門聯系”。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房玉洲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如經銷商所述的慕思公司涉嫌偷稅漏稅屬實,公司將被稅務機關依法追究其行政責任,構成犯罪的還將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此外,因慕思剛遞交了招股說明書,若慕思違反法律法規受到行政處罰,或會影響其順利上市。


慕思被經銷商實名舉報


2021年8月17日,湖北襄陽經銷商鄭剛在“沐清風家居”微信公眾號平臺上發布文章,實名舉報慕思涉嫌偷稅。文章稱,自己之前是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原慕思寢具公司)襄陽市連續代理了13年的總經銷商!2020年10月初,慕思公司因上市需要,不顧市場行情及我的經濟承受能力,強迫我再開2000平方米的新店!彼Q因無力滿足公司該要求,其被終止了代理權。除強迫開新店外,該經銷商還指出慕思打款后不給予發貨、關停店面賬戶、每年要求繳納數萬到十萬罰款、違規在他的代理范圍內增加同一系列產品經銷商等問題。


圖/社交媒體截圖


值得注意的是,該經銷商在實名舉報中還提到,在代理襄陽市場的13年里,其累計向公司進貨近3000萬元,“其中絕大部分款項,慕思公司都未向我開具過增值稅發票,每次要求公司開票給我,公司都回復稱‘開不了票’!13年時間里,慕思公司只向他開具了100多萬的增值稅發票。


根據有關法律條文規定,經銷商給公司的進貨款,公司都必須開具增值稅發票。該經銷商稱,“如果慕思公司的這一行為涉嫌偷稅,按增值稅發票13%的稅率計算,慕思公司這些年來在我這個經銷商身上偷稅約300多萬,全國經銷商一千多家,總額就高達數十億!


10月19日,新京報記者就上述問題向慕思集團發送郵件采訪提綱。慕思證券事務部在郵件中回復稱,“感謝對慕思的關注、關心。針對采訪問題,公司根據相關制度流程,經內部核實后再溝通!10月21日,新京報記者再次聯系慕思相關人員詢問郵件采訪進展情況。當日晚間對方稱公司已內部溝通,“網絡上有些內容不太真實,公司還在核實,稍后會給出書面回復或者有專人專門聯系”。截至發稿時,未收到書面回復,也未有人與記者聯系。


舉報人稱希望慕思歸還罰款


10月20日,新京報記者聯系經銷商鄭剛。他告訴新京報記者,文章發布后,慕思也曾聯系過他,但一直未達成共識,“沒有落實具體的處理措施!彼f目前其仍有41萬元貨款壓著未處理,“希望有一些實質性的事情落地!卑w還惡意罰款等。


根據公開報道,2020年疫情期間,慕思宣布推出2億元的經銷商補貼計劃,助力經銷商以及終端導購人員共克時艱。然而鄭剛卻告訴新京報記者,2020年疫情期間,慕思宣稱對經銷商的優惠政策并未落實。而逼迫開新店的成本開支也都由經銷商承擔,“公司并沒有提供幫助!


此外,鄭剛還指出,慕思IPO數據也存在造假,包括店面營業額、倉庫、庫存、店面數量等都不準確。鄭剛稱,他在湖北襄陽有3家店面,但為了配合公司,他上報了6家店面。不過,鄭剛說,慕思并未明確表示讓經銷商虛報數據,只要求“配合”。對于此次舉報,鄭剛稱“公司這樣做坑害了很多經銷商”,“總該有一個人站出來!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經銷模式是慕思最主要的銷售方式。其曾在招股書數據中稱,2018年至2020年度,公司通過經銷模式實現銷售收入分別為23.99億元、27.03億元和30.51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5.85%、70.84%和69.03%。截至2020年12月31日,慕思經銷商數量為1401家。慕思稱,隨著公司業務規模進一步增長,公司的經銷商數量也將進一步增加。但由于經銷商數量眾多,地域分布較為分散,客觀上增加了慕思對經銷商的管理難度。若個別經銷商違反公司關于銷售價格、客戶服務等方面的相關管理要求,或經營活動有悖于公司品牌管理規定,將可能給公司的品牌和聲譽帶來不利影響。


若舉報屬實,慕思上市計劃或受影響


《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二十一條第二款和《發票管理辦法》第十九條明確規定,銷售商品、提供服務以及從事其他經營活動的單位和個人,對外發生經營業務收取款項,收款方應當向付款方開具發票。


10月21日,新京報記者采訪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房玉洲。對于慕思在13年里只開具100多萬增值稅發票的問題,房玉洲表示,如果經銷商所述屬實,慕思公司與其經營往來的大部分銷售款項都并未開具發票,根據《發票管理辦法》第三十五條的規定,應當由稅務機關責令改正,可以處1萬元以下的罰款,有違法所得的予以沒收。同時,根據《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如納稅人偷稅的,由稅務機關追繳其不繳或者少繳的稅款、滯納金,并處不繳或者少繳的稅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叭缃涗N商所述屬實,慕思公司的行為涉嫌偷稅漏稅,則慕思公司將因違反《稅收征收管理法》和《發票管理辦法》的規定,而被稅務機關依法追究其行政責任,構成犯罪的還將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對于經銷商所述直接以13%的稅率推算慕思公司應納稅數額并不準確!狈坑裰薹Q,根據《增值稅管理條例》第四條的規定,應納稅額為當期銷項稅額抵扣當期進項稅額后的余額。即“應納稅額=當期銷項稅額-當期進項稅額”。當期銷項稅額小于當期進項稅額不足抵扣時,其不足部分可以結轉下期繼續抵扣。


值得注意的還有,慕思此番被經銷商實名舉報涉嫌偷稅,距離其遞交上市招股書不足4個月。


今年6月底,慕思遞交上市招股說明書(申報稿)。公開資料顯示,慕思品牌創立于2004年,目前在全球20多個國家和地區開設了線下睡眠體驗館,在業內創新打造“量身定制個人專屬的健康睡眠系統”是其一大標簽。而根據《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管理辦法》第十八條的規定,發行人不得有以下情形:最近36個月內違反工商、稅收、土地、環保、海關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規,受到行政處罰,且情節嚴重。


房玉洲告訴新京報記者,如慕思公司涉嫌逃稅的行為被稅務機關查證屬實,并因違反稅收法律法規受到行政處罰,且情節嚴重,則其將因不符合發行人規范運行的條件面臨不被受理、或不通過審核,最終影響其順利上市。


第一大客戶兼任股東存風險


實際上,慕思的第一大客戶歐派家居兼任股東存在一定風險。慕思與歐派家居捆綁銷售,且業務規模和占比持續提高。


慕思招股書顯示,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慕思申報前最近一年新增股東12名。其中,歐派投資持股比例為13.50%。同時,歐派家居是慕思2020年度第一大客戶。2019年9月,慕思與歐派家居聯合共創“慕思·蘇斯”品牌,僅供歐派全渠道銷售。2019年、2020年,慕思對歐派家居的銷售實現快速增長,收入金額分別為6288.15萬元和2.88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63%、6.47%。


慕思在招股書中也提到,隨著歐派家居對公司銷售收入規模和占比的進一步提高,可能存在其憑借渠道規模優勢和持股地位壓低公司產品銷售價格或延長貨款結算和支付周期等情形,將可能對公司毛利率和運營資金造成不利影響。


新京報記者同時注意到,在欠款客戶前五名中,歐派家居應收賬款余額連續兩年位列第一。2019年、2020年,歐派家居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1273.89萬元、1506.98萬元,占比分別為23.84%、42.66%。有投資人士認為,大客戶兼任公司股東,容易滋生利益輸送風險,存在上市公司向大客戶“壓貨”提前確認收入甚至虛增收入的可能。


新京報記者 張潔

編輯 王琳 校對 賈寧


特级少妇A片在线观看
  • <nav id="kqsme"></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