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石油鋰的緊缺正讓鋰電池以及新能源汽車等下游企業陷入資源焦慮之中。

 

916日,工信部表態,目前中國新能源車成本依然偏高。工信部將與相關部門一起加快統籌,提高保障能力。當日,不少鋰王紛紛跌停,包括贛鋒鋰業、鹽湖股份、天齊鋰業等。

 

917日,鋰礦概念股再度大跌后出現反彈。其中天齊鋰業一度下跌超9%,不過,隨后反彈最終收跌5.12%。西藏礦業一度跌幅超9%,最終收跌0.72%。贛鋒鋰業一度大跌7.44%,此后反彈收跌2.80%,鹽湖股份一度大跌7.79%,最終收跌3.35%。

 

工信部的表態對家里有礦的中國鋰礦企業是真的利空嗎?

 

白色石油”鋰價格飛漲依然供不應求,下半年如何走

 

有機構稱,我們正處于由化石燃料向清潔能源轉型的全球大變革之中,在全球各主導型經濟體的氣候雄心之下,能源消耗的電氣化、電力生產的清潔化成為時代的浪潮。與此同時,鋰作為自然界中最輕、標準電極電勢最低的金屬元素,無疑是天生理想的電池金屬,將具備需求剛性,被譽為未來的白色石油。

 

鑒于全球動力(如新能源汽車)、儲能需求的爆發式增長,鋰資源行業無疑正身處超級周期之中。

 

在工信部發聲后,贛鋒鋰業相關負責人對媒體回應表示,主營產品價格從去年6月份的3萬元/噸上漲至15萬元/噸,依然處于供不應求狀態,企業基本面未變。

 

供不應求之際,富臨精工、寧德時代、國軒高科、億緯鋰能、贛鋒鋰業等企業已經紛紛下場搶鋰。

 

火上澆油的是,近日,澳洲主力鋰礦公司Pilbara的拍賣價格格外引人注目。一個多月前,Pilbara進行鋰輝石精礦的首次拍賣,價格是1250美元/噸,當時就已經創造了歷史新高。9月14日,澳洲鋰礦供應商Pilbara今年第二次線上拍賣結束,最終Pilbara打算接受2240美元/噸的最高出價,本次拍賣總計8000噸精礦。

 

這提升了鋰的漲價預期,而且如今存在鋰電企業囤貨的情況,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鋰電漲價,不利于行業發展。這也是相關部門喊話的原因。

 

國內鹽湖提鋰和鋰云母提鋰的技術已經有很大進步,但由于資源稟賦的問題,無法完全滿足下游激增的需求。

 

有機構拆分鋰行業的三大供給(鋰輝石提鋰、鹽湖提鋰、云母提鋰)后給出結論,2021下半年供給幾無增量,將導致供需缺口持續擴大,價格或將加速上漲。

 

中國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表示,要實現價格平抑機制,確保國內的企業能經受國家資源價格的波動,高價時有資源,低價時有儲備。“這樣的跨周期的資源調節需要國家相關部門協調資源,用我們產業的力量對抗國際資源周期的壓力”。

 

眼下鋰資源價格處于高位,我們如何解決?今年5月份,青海省政府公布了《建設世界級鹽湖產業基地行動方案》,欲培養一批產業龍頭企業,建設世界級鹽湖資源富集地,這也意味著鹽湖開發已上升至國家戰略。

 

鹽湖提鋰能否改變鋰資源供不應求?哪些企業在圈地?哪些企業具有成本優勢

 

據東方證券研報,全球范圍內鹽湖鋰資源較為豐富,占全球鋰資源量約64%,并且不同于礦石鋰資源集中在澳大利亞,鹽湖鋰資源集中分布在南美和我國青藏高原,鹽湖的開發對我國新能源產業供應鏈安全至關重要。

 

從成本角度看,鹽湖提鋰正在顯現經濟性。

 

目前很多上市公司在布局鹽湖提鋰。之前贛鋒鋰業收購了伊犁鴻大100%財產份額,而伊犁鴻大通過持有五礦鹽湖有限公司49%的股權間接擁有青海省柴達木一里坪鋰鹽湖項目的權益。

 

9月14日,富臨精工(300432)發布公告,已經與青海恒信融鋰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信融”)鹽湖鋰資源綜合開發、利用及鋰電上游原材料產業布局達成戰略合作協議。

 

恒信融主要從事鹽湖鹵水礦產資源的提煉生產應用等業務,主要開展含有金屬鋰的化合物的提煉生產及相關產品的開發應用,擁有較為完備先進的提煉生產技術工藝及設備,一期年產 2 萬噸電池級碳酸鋰工廠已投產,主要產品是碳酸鋰材料,可用于生產新能源汽車電池等。公司主要價值為國內首家利用以正滲透膜為核心的組合膜法工藝技術對鹵水礦資源進行加工以提煉碳酸鋰材料的礦物資源加工業務,以及位于青海大柴旦行委西臺吉乃爾湖東北深層 394.26 平方公里的鹵水鉀礦勘探權及未來的開采權。

 

雙方的合作內容就包括甲方在市場公允價格條件下包銷乙方未來五年磷酸鋰的產量;甲方在市場公允價格條件下優先采購乙方碳酸鋰產品等等。

 

包銷乙方未來五年磷酸鋰的產量”等角度分析,這或意味著,鹽湖提鋰的經濟性正在凸顯。

 

據東方證券研報,我國鹽湖“以勤補拙”,吸附法和膜法已具備競爭力,或成為主流工藝。南美鹽湖資源量大、鋰含量高、鎂鋰比低,可采用成熟、簡單的沉淀法。而我國鹽湖由于資源稟賦較差,難以照搬海外的提鋰工藝,在自主研發工藝上進行了較長時間的摸索,其中吸附法和膜分離法由于環保且具經濟性,或成為未來我國鹽湖提鋰的主流工藝。鹽湖建設資本開支較大,約為礦山鋰項目的3倍,但一旦建成,現金成本較礦山鋰或更具經濟性。

 

那么,在鋰資源價格處于高位之際,還有哪些企業的成本具有優勢,哪些企業在擴產中?

 

西藏礦業控股子公司西藏扎布耶公司負責對公司擁有西藏扎布耶鹽湖的鹽湖提鋰及硼礦的開采權。西藏扎布耶鹽湖是世界第三大、亞洲第一大鋰礦鹽湖,已探明的鋰儲量為184.10萬噸,是富含鋰、硼、鉀固、液并存的特種綜合性大型鹽湖礦床。西藏扎布耶鹽湖鹵水含鋰濃度僅次于智利阿塔卡瑪鹽湖,含鋰品位居世界第二,具有世界獨一無二的天然碳酸鋰固體資源和高鋰貧鎂、富碳酸鋰的特點,鹵水已接近或達到碳酸鋰的飽和點,易于形成不同形式的天然碳酸鋰的沉積,因而具有比世界同類鹽湖更優的資源。

 

不過,西藏鹽湖作為一塊處女地,雖然其鋰濃度普遍更高、開發潛力大,不過由于高海拔、條件艱苦,且受到電力、生態環保的掣肘,全面開發尚早。西藏礦業的產能也尚小。據其5月13日的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顯示,目前鋰精礦每年約采5000噸,2021年力爭達到年產7000噸。

 

不過,近日,西藏礦業披露,公司擬投資20億元新建扎布耶鹽湖萬噸電池級碳酸鋰項目,力爭2023年7月30日建成,2023年9月30日運行投產。

 

“此次項目的投資金額、開發力度、項目規模都遠遠比2011年的項目更為高效”,西藏礦業9月1日回答投資者提問時這樣回答道。

 

西藏礦業9月16日在互動平臺對此項目回復稱,項目計劃2021年9月29日開工,力爭于 2023年7月30日建成,2023年9月30日運行投產。目前規劃到2025年實現3萬噸產能(主要以鋰精礦、碳酸鋰和氫氧化鋰等產品組成)。二期項目工藝設計以提取碳酸鋰為主,氯化鉀為輔;全成本是4.25萬元/噸,扣除副產品后全成本是2.41萬元/噸(工碳和電碳差不多成本)。(該項目)競爭優勢在于資源優勢、技術優勢及新技術帶來的成本優勢。

 

西藏礦業鹽湖提鋰現在采用的是“太陽池結晶法”。據其公告,該生產工藝是適應西藏扎布耶鹽湖的,也是對環境損害較小的。公開資料顯示,這種技術路線成本較低。據公告,2020年其鋰精礦成本是10844元/噸,而公司一直在致力于降本增效的工作。

 

有機構稱,目前鹽湖提鋰的經典路線是利用鹽田系統,先析鈉、提鉀、再從老鹵中提鋰,鎂鋰分離+濃縮技術則“因湖而異”,老鹵提鋰的優勢在于可在鋰的富集、部分除雜過程中充分利用礦區豐沃的太陽能和風能,從而實現相對硬巖鋰礦的低成本,但關鍵掣肘在于需建設大面積的鹽田、一次收率低、尤其曬鹵周期長達1224個月,導致擴能進度難以跟上需求爆發。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是提升技術工藝水平,改善當地基礎設施,盡快擴產,這樣才能改善供需矛盾。

 

東方證券研報稱,經過近二十年的技術迭代、工藝磨合和持續投入,青海各主力鹽湖均已突破高鎂鋰比鹵水提鋰,察爾汗(吸附+膜)、東臺(電滲析)、西臺(煅燒轉向膜法)、一里坪(膜法梯度耦合)的工藝路線基本定型,并持續優化。我們認為,受益于完備的電力、淡水、天然氣、道路等基礎設施保障,成熟的建成鹽田系統,青海鹽湖提鋰不僅迎來長期耕耘的收獲,還將加快建設世界級鹽湖產業基地、擁抱更大的發展機遇,其中察爾汗和西臺有望成為增量主體。

 

而相關上市公司就有鹽湖股份。

 

從資源稟賦看,據鹽湖股份2020年年報,鹽湖股份具有得天獨厚的戰略資源優勢。察爾汗鹽湖總面積5856平方公里,是中國最大的可溶鉀鎂鹽礦床,也是世界最大鹽湖之一。氯化鉀、氯化鎂、氯化鋰、氯化鈉等儲量,均居全國首位。

 

其還持有藍科鋰業51.42%股權。據去年年報,藍科鋰業擁有1萬噸/年碳酸鋰產能,該項目以生產鉀肥排放的老鹵為原料,引進俄羅斯先進的提鋰技術。公司在品牌、營銷網絡、產品及供應鏈方面擁有自身優勢。

 

同時根據2021年半年報披露,藍科鋰業的2萬噸電池級碳酸鋰項目已經投入運行。藍科鋰業使用的吸附劑為藍科鋰業自主生產,是生產碳酸鋰的核心技術,取得國家技術專利。

 

從成本看,鹽湖股份稱,下屬子公司藍科鋰業公司依托察爾汗鹽湖豐富的鋰資源及公司工業園區的公共設施,運用吸附提鋰技術生產碳酸鋰,成本較同行業具有相對優勢,近兩年公司工業級碳酸鋰完全成本控制在34000元/噸以內。

 

新京報貝殼財經研究員 岳彩周 編輯 宋鈺婷 校對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