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開盤,眾泰汽車股價一路走高,開盤15分鐘后便封上漲停板,截至收盤,眾泰汽車報收于8.2元/股,漲幅為4.99%。8月16日晚,眾泰汽車發布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稱,8月12日、8月13日和8月16日連續三個交易日收盤價漲幅偏離值累計超過12%,屬于股票交易異常波動情形。


從消息層面來看,眾泰汽車此番漲停背后是日前其披露了新重整意向投資人。不過業內大部分人士并不看好眾泰汽車的重整,認為重整難度遠比想象的大。


新意向投資人股權穿透背后:第一次意向投資人再次現身


眾泰汽車在《關于重整進展的公告》中表示,7月2日公司管理人正式開展重整期間投資人招募工作,截至目前公司管理人已經完成接受意向重整投資人報名資料的工作,并表示在管理人規定的報名期間,有上海鈦啟汽車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江蘇深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湖南致博智車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3 家意向投資人向管理人提交了報名材料。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眾泰汽車披露了預重整投資人相關信息,包括上海智陽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智陽”)以及湖南智博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智博投資”)。不過5月和6月,這兩家公司先后分別暫停和終止對眾泰汽車的投資。此次眾泰汽車新披露的三家意向投資人并無上海智陽投資有限公司的身影,但眾泰汽車董秘回應稱,尚未收到上海智陽終止投資本公司的相關文件。


實際上,貝殼財經記者發現,此次新披露的重整投資人中,上海鈦啟汽車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和上海智陽、湖南致博智車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和智博投資存在股權關系。


企查查數據顯示,上海鈦啟汽車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股東分別是上海德兆汽車科技有限公司和鹽城君雅實業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別為75%和25%;今年7月23日,上海智陽認繳出資額400萬元,成功入股上海德兆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目前上海智陽持有上海德兆汽車科技有限公司40%的股權。從時間點來看,5月上海智陽暫緩對眾泰汽車的投資,隨后在7月投資上海德兆汽車科技有限公司。


另外,湖南致博智車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和智博投資也存在聯系。湖南致博智車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成立于8月9日,由智博投資和湖北拓普斯智能裝備有限公司(湖北拓普斯)共同出資成立,分別持有0.004%和99.996%的股份。


從股權信息來看,上海智陽和智博投資或二度參與眾泰汽車的重組。


吉利、威馬身影浮現?

吉利回應沒參與,威馬則稱沒任何興趣


實際上,除了第一次的意向重整投資人上海智陽和智博投資隱現之外,穿透眾泰汽車此次三家意向重整投資人的股權,還浮現了威馬汽車和吉利控股的身影。


上海鈦啟汽車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控股股東上海德兆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杜立剛,而杜立剛同時是威馬汽車的聯合創始人兼CFO。因此業內推測威馬汽車或將參與眾泰汽車重整,以此獲得A股市場的“殼資源”。但威馬汽車回應稱,“此為不實消息,威馬汽車沒有任何興趣參與眾泰重組!贬槍ν顿Y者“威馬回應不參與眾泰重整消息屬實嗎?”的提問,眾泰汽車董秘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回答稱,公司目前尚未收到相關消息。


除了威馬汽車之外,吉利控股也被傳參與眾泰汽車重整。除了智博投資持有湖南致博智車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0.004%股份之外,剩余99.996%的股份由湖北拓普斯智能裝備有限公司(湖北拓普斯)持有;企查查顯示,湖南清疆御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持有湖北拓普斯40%的股份,而胡邊疆持有湖南清疆御文化科技有限公司95%的股份,是其實際控制人,同時胡邊疆也是湖北拓普斯的執行董事。


胡邊疆曾為浙江吉利美日汽車有限公司湘潭分公司和浙江吉利汽車有限公司湘潭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目前這兩家公司已經注銷。不過今年5月在湖南省民營經濟統戰工作會議暨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大會上,胡邊疆以湖南吉利汽車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的身份獲得獎項,值得注意的是,湖南吉利汽車的控股人為浙江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因此吉利控股也被推測或參與眾泰汽車的重整,不過對于市場傳聞,吉利控股否認,稱并沒有參與眾泰汽車的重組。


業內認為,剛披露重整意向投資人,對于正欲開展第二輪重整的眾泰汽車而言,威馬汽車和吉利控股的否認對其可以說是雪上加霜。


除了出現兩家車企勢力之外,此次新的重整投資人背后還出現了汽車零部件商的身影。湖北拓普斯智能裝備有限公司(湖北拓普斯)的大股東是寧波華楷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該公司是國內最大的汽車門把手生產商。


另一家意向投資人是江蘇深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這也是三家意向投資人中資金最為雄厚的。江蘇深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是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是以金融業和房地產開發為主軸的一家企業。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參與汽車經銷商龐大集團重整,后續龐大集團重整成功,原實際控制人龐慶華讓渡股權退出,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江蘇深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黃繼宏成為龐大集團實際控制人。


專家認為眾泰汽車重整之路渺茫


眾泰汽車的重整之路將如何?


2020年眾泰汽車連續兩年虧損共計約220億元。8月16日眾泰汽車董秘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回答投資者問題時表示,目前整車業務處于停滯狀態。


汽車行業分析師張翔表示,“從品牌上來講,眾泰汽車知名度較小,在年輕消費者心中知名度不高;從技術層面來看,眾泰汽車缺乏技術積累,技術水平不高,隨著整個汽車行業升級,眾泰汽車相對而言在行業中處于落后的水平和產能!


公開信息顯示,眾泰汽車具有燃油車和新能源汽車雙重生產資質,在浙江、湖南、湖北、山東、重慶、廣西等地具有生產基地。業內有觀點認為,眾泰汽車對于投資人的吸引力就在于生產資質和基地,以及殼資源。但全聯車商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總裁曹鶴認為,當前生產資質并不稀缺,國內乘用車總體產能過剩,利用率不足,眾泰汽車的生產資質吸引力不大;同時他認為,眾泰汽車的制造工廠和土地或早已被抵押,吸引力也很少。


張翔表示,生產資質的價格也在逐年下降,2017年力帆乘用車以6.5億元的價格將生產資質賣給理想,如今已經過了五年,眾泰汽車的生產資質價格不會太高。


除了生產資質之外,另一個吸引投資人的就是殼資源,而此前陷入傳聞中的威馬汽車和吉利汽車都計劃登陸科創板,但截至目前吉利汽車已經撤回上市申請,威馬汽車完成上市輔導后再無下文。但曹鶴認為,由于眾泰汽車本身的財務情況,其殼資源的吸引力也很小,如果接盤眾泰汽車的殼資源,也意味著需要承擔其債務等。


對于眾泰汽車的重整之路,張翔和曹鶴都持不看好的態度。張翔認為前路渺茫,眾泰汽車的重整需要知名度很高、資金量雄厚的大公司參與才有希望。曹鶴則坦言,目前中國汽車市場飽和,產能嚴重過剩,實力較差、缺乏核心競爭力的企業最終很可能會被市場淘汰。


新京報記者 王琳琳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楊許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