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召回不稀奇,但7月份的汽車召回數量為何激增?


根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備案的召回統計,今年1-7月,我國共實施汽車召回126次,涉及缺陷車輛636.31萬輛。其中,7月召回規模激增,共有11個品牌累計發布11起公告,共計召回205.76萬輛,同比增長476.58%,環比增長238.8%。


日前,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發布了《汽車產品缺陷線索報告及處理規范》,該規范將于2021年10月1日起正式實施。業內認為,未來隨著新規范的實施,將有助于進一步加速發現汽車產品缺陷,并由相關專業機構及時評估,推進缺陷汽車產品召回速度。


在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看來,這幾年召回事件日益頻繁,也是召回成為一種成熟的解決汽車產品缺陷機制的體現。


前7個月召回636萬輛,7月召回規模激增


根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備案的召回統計,今年1-7月,我國共實施汽車召回126次,涉及缺陷車輛636.31萬輛。其中,7月召回規模激增,共有11個品牌累計發布11起公告,共計召回205.76萬輛,同比增長476.58%,環比增長238.8%。


從召回類型來看,以乘用車為主,召回116次,涉及缺陷車輛636.21萬輛;其中僅上半年因電子電器召回的次數為30次,涉及缺陷車輛279.16萬輛;此外軟件設計問題、動力電池問題、排放問題也成為召回原因中最常見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電動化、網聯化、智能化和共享化的加速發展,也帶來新的安全風險。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數據顯示,2014年至今國外汽車召回案例中,與軟件相關的安全問題顯著增加,增速超過40%;國內因信息系統問題累計召回712萬輛汽車,約占召回總量的10%,增加趨勢也日趨明顯。


此外,新能源汽車的召回數量出現猛增。截至目前,企業累計召回新能源缺陷車輛130.74萬輛,占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的比例超22%。


召回主要是因為什么問題?統計顯示,今年前七個月,新能源汽車召回中多涉及動力電池問題。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備案的召回統計,今年1-7月涉及新能源汽車召回的次數達22次,其中因動力電池存在失控風險而備案的召回多達11次。


首次排放召回系五菱系,新能源汽車召回主要涉及動力電池


從召回品牌來看,奔馳、大眾、寶馬等德系品牌備案召回次數較多,整體上自主品牌備案召回次數較少,前七個月僅一汽奔騰、上汽大通、奇瑞汽車、長城歐拉、北汽等幾個品牌進行了召回。截至7月底,今年最大規模的一次召回來自奔馳,由于通信模塊軟件設計問題,共計召回超過260萬輛汽車。


另外一起大規模召回涉及新規定的實施,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備案的召回數據顯示,五菱系在7月召回1436997輛汽車,占當月召回總量的69.84%,穩居首位;同時,其還成為《機動車排放召回管理規定》正式實施后的首例相關召回。


按照五菱系的召回備案,其召回的原因是車輛發動機曲軸箱強制通風閥閥芯耐磨性不足,閥芯磨損后機油消耗加快,極端情況下可能造成發動機損傷,存有安全隱患,同時繼續使用則存在不合理排放風險;換句話說,也就是此次召回的車型出廠時滿足“國六”的排放標準,但在后續使用過程中,會因為硬件問題而導致排放尾氣不符合“國六”標準。


7月,五菱系、長城歐拉、奇瑞汽車等各自備案了召回計劃,共計召回汽車1454620輛。


從新能源汽車召回來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汽車部主任肖凌云公開表示,從單個零部件導致火災的角度來看,新能源車要超過傳統汽車。而動力電池作為電芯熱失控最大的占比,無疑是導致新能源車容易發生火災的重要原因。前七個月新能源汽車召回涉及的主要零件也正是動力電池。例如,7月長城歐拉和奇瑞汽車分別因動力電池存在不同安全隱患因素備案召回長城歐拉IQ電動汽車和瑞艾瑞澤5e電動汽車。


新規接連實施,汽車召回制度日漸成熟


今年5月,市場監管總局聯合生態環境部制定并發布《機動車排放召回管理規定》,將產品召回由安全召回擴展至排放召回,《規定》于7月1日起正式實施,五菱系成為首次排放召回的品牌。


按照《機動車排放召回管理規定》明確了排放召回條件,排放標準得到提高,業內認為排放召回政策對于傳統燃油汽車產業有著直接影響,意味著對尾氣排放技術提出了更高要求,也將促使車企提升技術以達到排放標準。


此外,日前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發布了《汽車產品缺陷線索報告及處理規范》,任何單位和個人可通過互聯網、電話、電子郵件、信函等方式向缺陷產品召回技術機構提交汽車產品缺陷線索報告,將于10月1日起正式實施。


實際上,按照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透露的信息,我國汽車召回制度始于2004年,至今累計召回超過2300次,涉及缺陷車輛超過8700萬輛,召回原因包括設計、制造、標志/標識等,既有標準符合性問題,也有非標的安全隱患。但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我國汽車召回原因主要涉及的是產品安全,隨著《機動車排放召回管理規定》的實施,將召回原因拓展至排放召回,如今更進一步擴展產品缺陷線索,從車企自行上報到人人可提供線索報告,進一步完善汽車召回體制。


業內認為,隨著召回范圍的擴大,產品缺陷線索的來源渠道擴大,也體現了我國汽車產業發展的成熟度在不斷提高,同時和碳中和的發展目標和汽車產業的高質量發展息息相關,也意味著能夠倒逼車企進行技術創新,嚴控產品安全。


崔東樹認為,汽車產品召回是按照法定的要求和程序,制造商消除其產品缺陷的過程。這幾年召回事件日益頻繁,說明車企進一步加強了品質把控,召回制度成為解決汽車產品缺陷的成熟機制。


新京報記者 王琳琳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