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貝殼財經訊(記者 黃鑫宇)7月22日晚間,深南金科股份有限公司(002417,簡稱深南股份)發布公告稱,當日收到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周世平家屬的通知,周世平本人已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對于具體情況,深南股份稱“目前公司無法獲悉具體的案件情況,案件正在調查過程中!


另據深南股份介紹,周世平已在今年5月辭去公司的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等相關職務,并不再擔任深南股份任何職務。深南股份提出,“上述事項為實際控制人的個人案件,與公司無關,對公司的日常生產經營不構成重大影響!


曾計劃三年完成清盤兌付


周世平在業內更為熟悉的身份是P2P網貸平臺紅嶺創投的創始人與董事長(如圖1所示)。官網信息,紅嶺創投2009年3月正式上線運營,至今已12年,屬于國內成立較早的互聯網金融平臺。


圖1


2019年1月的運營數據,是紅嶺創投官網上披露的距今最近的情況。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月,平臺的借貸余額約為202.45億元,出借人數為8.0762萬人。



2019年3月21日,紅嶺創投官方發布公告,宣布自2019年4月1日起全面停發凈值標。這被視為曾經是深圳地區最大規模的P2P網貸平臺宣布清盤的開始。


“本月25日之前開始兌付,以降低人數為主”,2019年4月時周世平曾這樣表態。紅嶺創投也在當月的17日發布了清盤兌付安排的征求意見稿,計劃“出借人全部出借款分三年兌付,第一年(2019年)兌付20%;第二年(2020年)兌付35%;第三年(2021年)兌付45%!蓖瑫r表示,“將在(2019年)4月25日對累計充值1萬(含)以下、且凈資產低于1萬(含)的小額出借人進行一次性優先兌付”。


但隨后有出借人告知記者,紅嶺創投的清盤計劃并未如期進行,2019年的下半年開始自己已經拿不到平臺的兌付。據紅嶺創投今年7月20日公告顯示,該平臺進行了第三十二次小額出借人的兌付,“實際申請人數共計87人,資產收益權205.67萬元(2,056,693.16元)”,但從結果來看,此次紅嶺創投實際兌付的金額(折后)僅為47.30萬元(473,039.42元)。


與眾不同的“葫蘆娃”和他曾經的承諾


“葫蘆娃”是周世平給自己微信賬戶上起的昵稱,“股市人生”則是他微信頭像中文字。紅嶺創投官網信息顯示,周世平出生于1968年2月的江蘇如皋,1993年開始專注國內證券市場及上市公司價值研究,超過20年證券投資經驗。


但周世平真正受到關注的,卻是他所開創P2P網貸本息墊付“剛兌模式”的紅嶺創投平臺。在P2P網貸時代,“自爆負面”也是周世平區別于其他平臺老板的一個個人特點。


因其不看好P2P網貸“風險自擔”的做法,周世平和紅嶺創投從一開始就打上了“剛性兌付”的標簽。在2014年、2015年時,他曾向出借人“自爆”平臺上規模過億的大單壞賬。而彼時因為紅嶺創投和周世平本人一直承諾本息墊付,一些出借人在社區選擇了“跟帖”“加油”。


周世平也曾表示喜歡出借人互動,并在全國多地召開過“紅嶺投資者交流會”。宣布清盤后,即2019年3月30日,在與南通出借人的一次面對面活動上,周世平曾稱,雖然2018年以后網貸平臺集中爆雷,監管政策趨嚴。但“紅嶺創投團隊加大不良資產清收工作,積極轉型,為清盤做好準備,計劃三年后送投資人順利上岸!


據周世平自己的介紹,“在轉型中,將致力于與傳統金融服務形成優勢互補,通過金融科技、大數據等手段,提高防范金融風險的意識,更好地對接資本市場”。


在同一會場,紅嶺創投團隊的高管也曾表示,“紅嶺創投到目前為止沒發生假標,沒有自融,沒有重復發標,都是真實的資產”“紅嶺創投整體的風險是可控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黃鑫宇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薛京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