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貝殼財經訊(記者 黃鑫宇)5月29日,在第二屆中國金融四十人曲江論壇上發布了主題為“全球產業鏈重構與中國選擇”的2021《曲江報告》(下稱《報告》)!秷蟾妗分赋,汽車產業作為高度集成的產業,適合作為東亞產業鏈合作的抓手。而中國由于在人工智能、無人駕駛領域較為領先,產業配套網絡齊全、市場規模巨大,因此,中國有望成為東亞區域汽車產業鏈合作的樞紐。


在研究“中國產業鏈:外移、內遷,還是區域重組”相關課題時,《報告》提出汽車產業作為高度集成的產業,適合作為東亞產業鏈合作的抓手。尤其是在新技術、新能源革命的背景下,傳統汽車產業與人工智能、綠色能源緊密相連,而中國、日本、韓國等東亞國家在新興汽車產業中各自都具有一定優勢。中國由于在人工智能、無人駕駛領域較為領先,產業配套網絡齊全、市場規模巨大,因此,中國有望成為東亞區域汽車產業鏈合作的樞紐。


但《報告》同時亦指出,我們也要看到,東亞地區的經濟一體化合作在相當大程度上受制于地區內的政治關系,東亞地區的產業合作在該領域也面臨一定挑戰。


中美沖突、疫情沖擊以及數字技術、氣候變化四個方面的因素正在重塑全球產業鏈;谶@些因素對全球產業鏈進行研究,《報告》得出六方面主要結論:


第一,一方面中國經濟發展得益于數字技術發展,但是另一方面在數字全球化背景下,中美沖突更加具有了特殊復雜性。同時,氣候變化一方面對中國傳統行業提出了挑戰,但是也為中美關系提供了新的合作領域。


第二,我國產業鏈的全球影響力和脆弱性同時并存!秷蟾妗凤@示,基于單個經濟體的比較來看,中國供應鏈呈現較強的韌性。但是我國供應鏈在電機-電氣-音像設備、機械設備、光學-醫療等儀器三個行業的脆弱性較高!秷蟾妗穼iT對所有進口中間品的供應鏈脆弱性進行了產品層面的分析,并將所有進口產品分為顯性供應鏈脆弱類中間品、可能轉化為脆弱類的中間品、穩定類中間品、可能轉化為穩定類的中間品。然后基于此提到了有針對性的建議。


第三,國家產業鏈的二元悖論及其權衡!秷蟾妗窂男袠I層面、國別案例等角度揭示了產業鏈的二元悖論,即一國在某個產業鏈領域的全球影響力,及其對這個產業鏈的完全自主可控,兩者難以同時兼得。首先,9個主要發達經濟體的國別案例分析驗證了該產業鏈悖論;其次,中國在總體上、尤其是在技術密集型行業中也存在這一產業鏈悖論;再次,所有國家當中,美國對產業鏈悖論的解決方案值得中國學習。


第四,在關稅領域,《報告》建議通過提高中美雙邊關稅排除率,推動雙邊關稅水平下降。


第五,在科技競爭方面,《報告》指出,應全面、客觀、準確認識中美科技競爭新趨勢及中國所處地位。這也是很多問題思考的出發點。


第六,從空間上,《報告》認為,我國產業鏈面臨著三個調整方向:外移、內遷、區域重組。三個調整方向本身是中性的描述,其結果是否積極取決于具體的演化邏輯!秷蟾妗肪椭袊鴮υ侥峡焖僭鲩L的出口進行了拆解,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中國向越南產業轉移的成分和性質。并提出了可能構建中國、越南共贏的區域生產網絡新格局。


其中,《報告》對于鞏固國內產業鏈,做好中西部地區產業鏈承接,提出了四點建議,包括執行梯度稅收優惠;改善中西部地區政府激勵約束機制,提升市場化水平和政府效率,改善政企關系;推動內資中小企業發展壯大,逐步擺脫服務外資的“代工”地位;中西部邊境省份加強與越南、緬甸等周邊國家勞務合作等。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黃鑫宇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李項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