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訊(記者侯潤芳)今年來,碳中和、碳達峰的有關議題引發關注。在3月27日由財經雜志等承辦的2021中國實體經濟論壇上,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國研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在演講中談到“3060目標”這一話題時指出,當前中國人均GDP才1萬美元左右,2035年我們要實現人均收入達到中等收入國家的水平。在低碳或者零碳的同時,我們的經濟還要實現較高的增長,這一挑戰在發達國家未有過先例,在歷史上也從未有過。  


2020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鄭重承諾“中國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扎實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各項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那么,在這一背景之下,中國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如何實現綠色轉型?  


劉世錦首先指出,“3060”的目標既是挑戰也是機遇。從挑戰來看,劉世錦指出,實現這一目標有兩個約束條件:第一個約束條件是,中國人均碳排放達到了70%以上,超過了英國、法國等歐盟國家。當然我們還有時間,在這段時間碳達峰繼續排放增加的空間并不大,最多10%,否則下一步碳中和就增加了。第二個約束條件是,目前我們的人均GDP才1萬美元,我們已經定了一個目標,即到2035年人均收入達到3萬-4萬美元,達到中等收入國家人均收入水平,到2050年達到前沿發達國家6萬美元左右的水平。  


“在這兩個約束條件之下,既要馬兒跑得快又要馬兒少吃草、少排放,甚至零排放!眲⑹厘\直言,發達國家基本上是在沒有或者很少有減碳壓力下實現碳達峰。但是這條路已經是走不通。這是因為本來有兩條路——一條路是傳統的發展道路,即我們在高碳排放情況下,實現偏高的增長。第二條路是低碳道路低增長,也就是我們在低碳的時候人均收入水平在1萬美元就行了,這條路我們也不愿去走!八,這兩條路都走不通,就剩下第三條路——就是在低碳或者零碳的同時,我們還要實現比較高的增長。也就是說我們要采取低碳和零碳的綠色技術和產業體系,同時實現高的增加率和比較高的增加速度,力爭實現減碳和增長雙贏!  


劉世錦進一步表示,中國是一個超大型經濟體,當前人均GDP為1萬美元,在碳中和目標巨大壓力之下,我們仍要保持一個比較高的增長速度,這在發達國家未有先例,歷史上也從未有過!八,我們現在面臨的挑戰很嚴峻,因為我們可選擇的空間很窄,是刀鋒上的那么一條路,而且面臨著比較大的不確定性!  


那么,如何應對上述提到的嚴峻挑戰?劉世錦指出,重壓之下,中國經濟要轉型,轉型之后會出現兩大優勢。  


第一大優勢是,我們還有相當多的產品沒有達到歷史需求峰值,發達國家是達到峰值以后才開始轉型,我們還沒有達到峰值就開始轉型了,可以直接用綠色產品來替代。從歷史跨度來看,綠色轉型的成本可以相對比較低。  


第二個優勢是,我們現在的增長速度比較高,綠色產品的創新和推廣市場范圍大,而市場需求對創新來講是最重要的,這個優勢有利于形成商業模式!爸袊谐杀緝瀯、需求優勢,再加上我們的技術,其實我們在這個方面并不差,已經有相當的技術積累,中國的技術企業可以爭取更多的創新!眲⑹厘\說。


編輯 徐超 校對 李項玲